【语音读诵】32-33 贩卖 1-3

欢迎收听    慈茜   导读

32-贩卖1

33-贩卖2

33-贩卖3

 

贩卖

(一)

陈五,秀州人,烤泥鳅贩卖,人们争相购买。

后来,陈五得病,在床上跳跃,遍身溃烂。

他的妻子说,陈五烤泥鳅的方法很残忍,他得病的样子正是泥鳅死时的样子。(《杀生炯戒》)

(二)

台北市中山北路曾经有一间远近闻名的“上品号”烤鸭店,生意兴隆,店员们从早到晚应接不暇。老板姓蔡,年约五十,浑身上下圆嘟嘟的。

上品号的生意越做越大,各地分店成立了好几家。

发了财少不了交际、应酬,蔡老板便成了舞厅、赌场的常客,金屋藏娇的事也屡闻不鲜。

春节就要到了,家家户户忙着购年货,上品号的生意自不待言,很多顾客为了买到新鲜出炉的烤鸭,宁愿在门外等候三个钟头。

这天,就在全店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忽然间听到一阵雷鸣般的鸭叫声,众人先是一愣,循声看去,只见蔡老板四肢张开,趴在地上,嘴里不停地“呱呱”叫着。

有个胖妇人大叫起来:“哎哟,人变鸭子啦!多可怕!以后我再也不敢吃肉了。”

蔡太太连忙请来医生,可是无论怎样高明的医生,就是没办法让他停止鸭叫。可怜的大胖子,就这样叫了三天三夜,到最后声嘶力竭,睁着眼睛,七窍流血,挣扎着断气了。

从此以后,上品号在各地销声匿迹了。

谁说畜生是天生给人吃的?试看人杀它们的时候,哪一个是心甘情愿地面对屠刀呢?(果圆《人乘佛刊》1979年10月)

(三)

汤岛附近的街上有个鸡贩,起初与人合伙,干了不久就开始独立经营。五十岁时妻子死了,遗下五个孩子,长女和次男在母亲死后不久也死了,鸡贩自己也有难治的毛病。当他五十七岁的时候,病情恶化,每天辗转病榻。

临终时,他把长男夫妇叫到枕边,说:“苦啊!赶快把我身边那些鸡赶走!”孩子们问其缘由。他挣扎着说:“你们没看见吗?我以前所杀的鸡都上我身上来了,用爪蹴我,用嘴啄我。苦啊!有什么办法把这些鸡赶走呢?可怕啊!赚了钱有什么用?不要再做这种生意了!”说完就断了气。

儿女们从此也停止了这种生意。(俞仁溥《觉世旬刊》第318期)

 

 

—-《因果故事》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