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语音读诵】50 杀人现报(三)

欢迎收听    慈茜   导读

(三)

我的舅父是河北省永清县人。大舅董孟春,二舅董仲春,皆务农为业,兼做笼屉生意,日夜勤劳,兄弟和睦,家产日增,买农田四十五亩。

大舅孟春为人豪爽,事母甚孝,常言“世俗兄弟不和者,多是为了妇人枕边之言,以致兄弟分家反目”。老母、弟弟屡次劝他成婚,孟春坚决不肯。兄弟勤劳如故,产业更增。

某夜,忽有数大汉跳墙而入,直奔孟春卧室,将孟春从睡梦中拉起就走,只穿去短裤单衫。北方的天气,十月里穿棉衣都冷,何况穿单衣呢?

后来,由说票人说合,讨银两千元。仲春即将田地变卖,凑够两千银,交予说票者赎人。哪知,款已交去,人总不回。

有一天,仲春早起,忽见墙头有物一包,即时取下一看,原来是一包石灰,石灰中有个人耳朵。仲春见之大哭,知兄不能回。老母闻之,刺激得如狂人一样,立刻上县,要求申冤。但在日伪时期,谁给认真办案捉人呢?强人便逍遥法外了。

事过三年,他的本村中有一人,早晨刚起床就喊道:“董孟春来啦!站在门外啦!”稍后又说:“进屋来啦!”接着又说:“孟春掐我的脖子啦!”其妻请人 来救,只见他一边喊着,一边大口吐血,一边哀求,直喊了半天,终于不治而死。好好的一个人,一点儿病也没有,竟被鬼活活捉去。(王淑仙《近代果报见闻 录》)

 

 

—–《因果故事》

继续阅读相关标签: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