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语音读诵】111-2 上师的根本精神与理想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导读

上师的根本精神与理想

要了解上师的根本精神与理想,我们先看上师于《禅的修行与禅的生活》中的自述:

为什么叫“现代禅”呢?本来“如来禅”“祖师禅”“现代禅”都只是假名,而内证的实际内容却是无法以语言文字清楚表达的。所以古来禅者都是以心印 心,以心传心,并没有多少话可说。不过如果禅者是为了满足众生离苦得乐的愿望,则所流露出的言教,便无法离开世俗性,因此也就可以依照世俗的方法和世俗的 习惯将之分类。譬如将一部分教法归类为“阿含系佛教”,一部分教法归类为“般若中观系佛教”……等,但无论这些言教被归类为什么,都只是方便教而已。

“方便教”犹如敲门砖,为打开牢门的工具;在实际修行的意义上,方便教是引导众生契入涅槃的善巧方法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所有一切众生,我皆令入无余 涅槃而灭度之。”无余涅槃就是无挂无碍、无贪无嗔,喜悦清凉、轻松宽坦的大智慧(或大安心),这是佛陀创教引导众生的最终目的地。所有的经教,不论是阿 含、般若、中观、禅、密或净土,都是为了引导众生到达涅槃而设立的。正因为所有的教法都只是到达目的地的方便,所以它们只具有“工具”和“方法”的意义, 并不就是实相本身,我们切不可对它产生执著。……

既然连“禅”之一字,都无可说了,为什么还说“现代禅”呢?这就是刚才所讲的:凡随顺众生离苦得乐之愿而说的,就多少具有世俗的知识意义,因此是可 以归类,可以评论的。不过,有些人感到不解:过去既已有了如来禅、祖师禅、临济禅、曹洞禅……又何必在台湾另提倡现代禅呢?我要说明的是:内证的悟境虽然 可以默照不说,但若有所说,则应尽量契应时代根机!今天如果我们是在深山为一个人说法,那么说法风格的弹性可以很大;但如果我们并不是以单一的个人为对 象,而是着眼全世界,以整个现代人类为对象的话,则说法的方式便要仔细斟酌了。现代禅所要表达的思想和精神,尽管和古代的禅宗并无二致,却是特别以理性的 现代人为对象——由于它是以生活在科学时代、民主时代的现代人为主要施教对象,因此称为“现代禅”。

虽说“门门都是解脱门”,但过去禅宗所教的修行法门,大体是以农业社会的时代背景而说的,而我们今天所处的却是另一个全新的时代——除非我们只陶醉 在个己的禅悦中,否则真有心弘扬佛教真理贡献当前人类的话,即应为时代开创出一条不须放弃原来的生活方式,不须违逆科学、理性思维,仍然可以获得解脱的修 行道路——我想这应该是现代佛教徒一致努力的目标,并且也是我提倡现代禅的主要原因。

另几段是:

过去曾有“僧服之志”,虽然明知“同巢哀哀侣”乃往昔因缘之所成,在进行安顿工作之时,亦了知:家庭乃是当下寂灭,非我、非我所的。但是,真正深彻 难忍的,反倒是不愿“志求正觉”的人们倍加错认“解脱道的最后次第,到底还是要出家去?”“修禅得力之处,到底在山林?”其实,事情的真相是:士、农、 工、商,生、住、异、灭的当下,即是不生不灭、如如不动的涅槃——人们若能自觉体现到这一点,那么何妨“就在那里”“就是这样”地继续原来的生活方式呢? “佛教偏向山林”“修禅倾向禁欲”,世人对佛、禅之误解由来久且深矣!且让我以居士之身投入“一切障碍”之中,来报答佛恩吧!

十几年了,我无能也再无意改变他人的信仰,并且也不认为自己的体验是唯一的正确;可是,“历尽千山又万水”,我倍加确认我没有错——佛法的确可以让人就在满足原本的世俗需要中,得证涅槃解脱!

如果佛教不能指导世人在七情六欲、士农工商之中体验佛法的话,那么我不认为那是究竟、了义的佛教。

现代禅的修行从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,善待身旁周遭的人开始,将人情义理、基本人格做好是每个人的责任;至于引导弟子悟道解脱,则是菩萨僧团的责任。

生而为人,不论要不要学佛、有没有学佛,都不应该抛弃应尽的责任!否则,他可能“修行”修得不错,但从社会主义、人道精神的立场来看,却不是值得大力提倡的佛法。

另外,上师也说:

真正的上师一定以弟子的苦乐为自己的苦乐,除非弟子都解脱了,否则上师的苦永远在,他会永远悬念、关怀弟子。

一个大修行人并没有不变的原则,他只是在变化不居的因缘体系下,不断地掌握新的适当点。

由以上的引述可看出,上师的根本精神与理想是:一、“所有的教法都只是到达目的地(涅槃解脱)的方便,所以它们只具有‘工具’和‘方法’的意义”, “禅”“现代禅”皆是假名、方便,上师是不会执著的,同修也不应执著。二、大部分的同修,乃至现代社会绝大多数人士,如果不能在原本的生活——七情六欲、 士农工商之中修行,必定会遭遇很大的障碍,甚至无法修行,涅槃解脱遥遥无期。因此上师提倡的修行法门尽可能是“不须放弃原来的生活方式,不须违逆科学、理 性思维,仍然可以获得解脱的修行道路”“就在满足原本的世俗需要中,得证涅槃解脱”的法门。三、无论学习何种法门,学佛修行必须奠基于“履行自己的责任和 义务,善待身旁周遭的人,将人情义理、基本人格做好”。四、上师时刻悬念的是弟子的生活苦乐与解脱生死大事,然而因缘变化不居,上师会应现代众生的根机、 各种时局社会的变化、同修修行所遭遇的困难与瓶颈,不断的提出修正与改革,为我们提出各种方便,设法来解决同修世俗上、修行上的障碍,让我们真正能够解 脱,而且真俗圆融 —— 不但能够解脱,而且在世俗生活上也尽可能幸福快乐。整个上师的精神和理想可以上述四点来掌握。

上师的理想,以前希望大家能在象山小区“安居乐业,安身立命,明心见性”;“明心见性”现在可以改成“一心念佛,往生净土”。从以前的现代禅时代, 到后来从现代禅转型为净土宗弥陀共修会,上师都是本着上述的精神,随时观察因缘,思维怎样的法门与制度是最适合大家的,最能帮助大家解脱,帮助大家朝决定 往生、真俗圆融之心行迈进。

 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二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