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法音宣流】《念佛金言录》第27课:播州问答1(附读诵)

欢迎聆听  净宗法师  宣讲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读诵
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学们好。《金言录》第55页。

 

陆、播州问答

 

这部分内容和前面语录的第二部分是同样的,只不过是系统性、条理性地表达出来,而且采用了问答的形式;另外,原文是汉字。

 

因为内容相同,所以就不再逐字逐句地解释,大体读一遍,有必要的话,或许有一两句说明。我们这样整体从头到尾顺着读一遍,对于加深理解也是很有帮助的。

一、教相章

问曰:圣道、净土二门,其相如何?

答曰:先“圣道门”者,谈说烦恼即菩提,晓谕生死即涅槃。

然此法门不契当今之机。所以者何?还烦恼本执,有自损损他之失也,故我所不教之也。

次“净土门”者,放下身心,乐欲往生。三界六道之中,无一希望也,故知万物不足可用。特地思量,于此界中保护此身者,无出离生死之期也。

二、宗旨安心章

问曰:宗旨安心,云何可知耶?

答曰:安心者即三心也,三心者即名号也。所以善导大师释“至心、信乐、欲生我国”云“称我名号”。故称名之外,全无三心也。“三心”者,《观经》曰“一者至诚心,二者深心,三者回向发愿心。具三心者,必生彼国”。

至诚心”者,舍离自力我执之心,归依弥陀真实之体也。是故释曰“贪瞋邪伪,奸诈百端”矣,是则嫌舍众生意地也。三毒是三业之中,意地具足烦恼故也。

深心”者,舍烦恼具足秽身,而归弥陀清净本愿为体。是故释曰“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”等也,本愿者即名号也。

然则“至诚、深心”二心者,厌舍众生身心二妄,归入弥陀名号一实之相也。

回向心”者,自力我执所修诸善,及与他力名号所具诸善,因果合会之当体也。能归所归,一体不离,显现南无阿弥陀佛之时,上来所判三种安心,即施即废,而唯独一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然则“三心”者,放舍身命称名号也。其舍身命之相者,唯是声声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又,“至诚心”言“真实”者,释曰“至者真,诚者实”,菅三品云“读书习,有训读,有不训读”。今“至诚”不可训读,名号真实故也。

 

 

这是说对日本文字的理解方法有两种:一种是按照文字表面的表达,在日文当中的意思来理解,这叫“训读”;第二种不是按照这个规律,叫“不训读”。

 

“真实”,这两个字是从汉语当中传过去的,如果按照日文的训读方法,就是指我们自己有真实。但这样理解是错误的,因为这里的“真实”不能采取训读,要用不训读。为什么?这里的“真实”讲的是名号。

 

 

唯是弥陀则谓真实之义,全非我心所起真实之心也。以凡情而所识量法,总无实故。故知能缘之心虚妄而非真实,所缘名号但是真实也。《大经》曰“惠以真实之利”,《理趣经》首题云“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摩耶经”,此所谓“真实”者,即是弥陀佛也。尔以“至诚心”言“真实心”者,即是他力名号不可思议心也。然善恶二道,机品种类,皆颠倒不实,虚妄假法也。他力名号者,即摄善恶二机真实法也。

 

 

这是说在机这边不论善恶,一切皆是虚假,颠倒不实,唯有名号属于真实之法。

 

 

又释“深心”之文言“使人欣慕”者,凡立净土为欲令生欣慕心也,劝欣慕心为称名也,劝称名者为往生也。若夫有人闻说净土庄严微妙之相,发愿往生之心,此心若发,必称名号;若称名号,即得往生也。然则愿往生心者,欲称名号初发心位也。此心者,则六识分别妄心,故非净土生因;唯称名号位即是往生也。是则离自妄心,故云“他力往生”也。是故当知欣慕心位全非往生也。又释“佛遣舍者即舍,佛遣行者即行,佛遣去处即去。是名随顺佛教,随顺佛意,是名随顺佛愿,是名真佛弟子”矣。所言“佛”者即是弥陀也,“舍”者自力,“行”者即名号,“去”者即秽土,“教”者即是弥陀佛教,“意”者即是弥陀内证,“愿”者即是弥陀本愿,“真佛弟子”者称名行者也。又释“念念不舍者,是名正定之业”,所言“念念不舍”者,南无阿弥陀佛功能也。或云就机,或云就法,皆是偏也。只知名号功能,不违何义。其所以者,南无阿弥陀佛机法不二法,名号之外全无能归,亦无所归也。

又,“回向诸善”者,随喜于名号所具诸善,及与众生自力时诸善一合时也。自力时诸善者,三福九品诸善也。上中六品诸善说自力所成善体,下三品说烦恼贼害相也。然释“一明三福以为正因,二明九品以为正行”,三福九品,共以正因正行善也。又,“自力善”者随缘杂善也,故释“随缘杂善恐难生”也。“随缘”等者,心外置境修行也。携外境养心故,心灭境灭,境灭心灭也。“缘”者即我执烦恼也,此所行法,与我执机,其相别故,更不成就,谓之自力诸善也。释“随缘治病各依方”亦此意也。一代教法,八万随情,亦复是也。

 

这是解释三福九品,共同以正因正行为善达成往生。更简略地说,所谓正因正行讲的就是念佛,三福九品都以念佛达成往生。

 

怎么达成的呢?又分为两个部分。上中六品说的是自力所成善,自力所成善回向,随喜名号当中所具的法藏菩萨因地果觉一切诸善,这样就和合成为一体,被弥陀诸善所摄,成为清净,以此成为正因正行而往生。

 

下辈三品没有善,叫“烦恼贼害相”。上中六品有大乘善、小乘善和世间善,下三品虽然也想修上中六品的善,可是没修成功,变成了十恶、破戒、五逆罪人。大小乘善、世善,不论修成功、修不成功,都回归于称名,依名号之力往生净土。

 

如果不是这样,而是随缘杂善的话,行者之机就跟所行之法相分别,不能契合,所以不能达成往生。为什么?因为所谓“随缘杂善”,“随缘”是随我们的我执烦恼,我们所修的法要能破人我执、法我执,但是我们执著我执烦恼,这两个怎么合得上呢?所以就达不成往生。

 

一代教法都要破人我二执。“八万随情”,这是指八万四千种不同的众生,随着各自的根机,随着各自的情执,所以仍然不相应。如果学一代教法,一定要破人我二执。

 

又,“他力善”者,名号所具善也。他力不思议名号者,自受用智也。佛自说故云“随自意”也。“自受用”者,水吞水,火烧火,松松竹竹。其体已圆成,本无生死也。然众生虽迷我执一念以来,常没常流转凡夫,无有出离之缘。归依弥陀本愿他力名号,还入本无生死本分也,是云“努力翻迷还本家”也。若不归此名号,争还本分家乎?又其“能归”者即是南无也,亦是十方众生命根,五浊之中命浊之命也。又其“所归”者阿弥陀佛体性是也。若归于常住不生不灭无量寿佛,我执迷情速尽。能归所归,一体不二,显现南无阿弥陀佛,是则生死本无之容也。如是领解,即为三心智慧。

其智慧者,总之离于自力我执情量智慧,放下身心,归入名号,南无阿弥陀佛一体合成之义也,《经》说“一心不乱”是也。然则“念念称名”者,念佛即称名念佛之义也。若念不念,若作意不作意,总而不绮吾我分上,但以口称一念,即为“一向专念”焉。诚以自己本分全非流转,妄想所执即流转也。其本分者,诸佛已证名号是也。故知妄执无所因,无实体,若归名号则除灭也。然世人谓分别自力他力,知于胜劣,依于他力可得往生矣,此义不可也。自力他力者,初门事也。舍自他位,唯一念佛云他力也。

 

这是说明“念念称名”。所谓念佛,不是复杂、高深、艰难的修行,念佛就是称念佛的名号,这就是念佛。那么,称念佛的名号为什么那么轻松,能了生死呢?因为名号本身是诸佛已证,就是众生的本来面目。

 

众生本分是没有生死流转的,由妄执一念而流转生死。所以,归入名号,单称佛名,当下生死消灭。

阿弥陀佛示现而言:“不论信不信,不谓净不净。一切众生往生,十劫正觉之时,决定于南无阿弥陀佛。”尔时舍离自力我执妄心,领解他力本愿深意。自力诸善不离憍慢,故释“憍慢弊懈怠,难以信此法”。亦释“三业起行多憍慢”焉。归依无我无人之名号,则无可憍之我,亦无可慢之人。此《大经》说“住空、无相、无愿三昧”,亦说“通达诸法性,一切空无我。专求净佛土,必成如是刹”矣。极乐既是空无我土也,故善导大师释“毕竟逍遥离有无”。又,《经》说往生人云“皆受自然虚无之身、无极之体”,然则名号非青黄赤白色,非长短方圆形,非有非无,总非凡夫可思量之法也。是以三世诸佛称赞“不可思议功德”。唯任声称念,则离无穷生死。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法也。

又说一譬喻,守护信心,以防外邪异见之难中,“中路白道”者,南无阿弥陀佛是也。“水火二河”者,我心是也。二河不侵者,即名号也。

 

 

下节预习文

三、三心经证章

问曰:宗旨三心,其证如何?

答曰:《小经》曰“一心不乱”,所言“一心不乱”者即名号也。若名号之外求心者,可云二心杂乱,不可云一心。

故《称赞净土经》说“慈悲加佑,令心不乱”。当知非从机所起妄分之一心也。

 

四、心行业三章

问曰:“安心、起行、作业”,其相如何?

答曰:“安心”者南无也,“起行”者阿弥陀三字也,“作业”者佛也。然则三心四修五念皆是名号也。

 

五、决定往生信章

问曰:纵虽称名号,烦恼具足凡夫,妄念暂无止时,往生得否难决定,如何?

答曰:决定者即在名号也,纵决定往生之信不立,但任口称,得往生也。

立于决定往生之信心,忆当得往生,还有拘于心品之失。往生不依心品,唯依名号也。然则舍离我心,一向归依名号,知可得往生,自然决定往生之信心成就也。

我身心者,无常迁流之形,念念生灭之心,皆以不定也。又名号者,则信不信共称,依于他力不思议力,皆悉得往生也。不可以自力我执心分别计较,极乐国土无我之境故。

夫万法从无而生焉,烦恼从我而生矣。

然则以我执不可得往生,唯以名号得往生也。

凡生死者即妄念也,妄执烦恼,本无实体。以此妄执颠倒之心,欲离生死,更无其理。

有念则出离障,故释“念即生死,离生死即离念”也。汉土天台山应真壁间铭云:“念起是病,不续是药。”法灯国师以此公案得法。

以妄执心,出离生死,全无由也。离念者即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 

六、念声一体章

问曰:既名号亦云念佛,似用意地念如何?

答曰:呼意地念非云念佛,但是称名号也。譬如世俗云松竹,已成名也。

念者即声义也,故云“念声是一”,此全非意念与口称混言是一,唯是念声一体之义也。念声一体者即名号也。

 

七、念佛三昧章

问曰:何故名念佛三昧乎?

答曰:三昧者则见佛义也。常途谓定机平生见佛,散机临终见佛也。此义不然,是皆观佛三昧分域也。

念佛三昧者:无始本有常住不灭佛体名号即见佛也。是则真实见佛、真实三昧,故“念佛三昧”云“王三昧”也。

 

八、念佛三缘章

问曰:念佛之行,谓具三缘,其义如何?

答曰:“摄取不舍”四字即三缘也。摄者则亲缘,取者则近缘,不舍者则增上缘也。

 

九、忏悔章

问曰:念佛行者,可用忏悔乎?

答曰:忏悔者,但以名号即为忏悔,名之他力忏悔也。以斯义故,释“念念称名常忏悔”。以自力我执心全不可立忏悔者也。

 

十、念佛利益真实不虚章

问曰:念佛利益甚深,可云真实不虚乎?

答曰:慈悲有三种:一众生缘慈悲,二法缘慈悲,三无缘大慈悲矣。

所言大慈悲者,即是法身慈悲也,正今别愿成就弥陀,直以法身无相大慈悲而度众生,故真实不虚也。

是故《观经》说“佛心者:大慈悲是,以无缘慈,摄诸众生”也。

 

十一、念佛往生名义章

问曰:往生者,其义如何?

答曰:往者理也,生者智也,理智契当云往生也。

夫虽信罪福,疑佛五智,偏以自性,愿往生者,虽得往生,有华合之障。

又虽以六识凡情,修诸功德,凝于观念;能缘心既虚妄,所缘净土亦以无实体。

极乐世界无我真实国土,自力我执诸善,总不能生;弘愿一行,得往生焉。

然则以凡夫意乐,不得往生;唯须毕命为期称佛名,称名之外,求觅种种意乐,不知真实佛法故,更不得往生也。

又念佛之机有三品。其上根者:虽带妻子、励家业,不著往生。其中根者:虽舍妻子、带于住处衣食,不著往生。其下根者:舍离诸缘得往生也。

如吾辈者,既是下根之一分也,若不舍一切,必定命终时耽著诸事,可损往生。常忆常念,应当思量者也。

寻云:《大经》三辈之中,上辈说“舍家弃欲,而作沙门”,违今释义如何?

答云:一切佛法,心品为本。故以心品不著,全是舍家弃欲者哉。若夫居家不著者,可谓上上根人也。此是今就于离著强弱,且分三品。各据一义,并不相违也。

 

十二、三字相翻深理章

问曰:“阿弥陀”此翻“无量寿”,有深理乎?

答曰:“无量寿”者,言“不生不灭,三世常住”也。是则本有本来一理,人人具足佛性也。

然则一切众生性命,是所证法也;现在西方无量寿佛,是能证佛也。能证所证,应思而知矣。

 

十三、弥陀名号非思量法章

问曰:知名号义理之行者,易得往生;若不知者,虽行难得往生耶?

答曰:不然。弥陀名号,非以六识凡情可思量法。

故善导大师释“三贤十圣,弗测所窥”矣。

又十方三世诸佛同心赞叹“不可思议功德”。

加之《大经》说“诸佛光明所不能及”焉。

既三世诸佛深智所不及也,何况以凡夫妄智妄识,宁可思量之哉也。

唯领解一切众生往生,决定念佛一法之外,更不可求意乐智慧。若能如是者,则真实行者也。

 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