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法音宣流】《念佛金言录》第29课:播州问答3(附读诵)

欢迎聆听  净宗法师  宣讲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 读诵
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学们好。《金言录》第66页。

 

 

 

十四、名号泯绝机法章

 

问曰:名号则是授与之机令修行法,何云泯绝机法乎?

答曰:言“南无”者,即是十方众生也;言“阿弥陀”者,即是法也;言“佛”者,即是能觉人也。故知六字名号,但暂开于机法觉三字,终以三重成一体也。

然则名号之外,而无能归众生,亦无所归法,复无能觉人也。

是则忘却自力他力,泯绝机法当体,名为南无阿弥陀佛耳也。

譬如火烧薪,薪尽火自灭,机情已尽,法自息也。

故《金刚宝戒章》云“南无阿弥陀佛中,无机无法”矣。

乃立机法,而论迷悟,病药对治之法,而非真实至极之法。泯绝迷悟机法,忘却自力他力者,则是不可思议功德名号者也。

 

 

 

十五、名号始本不二章

问曰:六字名号,是为本觉,亦为始觉?

答曰:“南无”者,即是始觉之机;“阿弥陀佛”者,即是本觉之法。

是故当知,始本不二之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 

 

 

十六、一念十念往生章

问曰:或云“一念往生”,或云“十念往生”,异论难决如何?

答曰:往生不可依念数,唯依名号一法也。其由云何者,一念十念全非本愿,名号但是本愿也。是以第十八愿不云“十念往生愿”,唯云“念佛往生愿”也。

法然上人云:“诸师别云十念往生愿,则其意不周。所以者何?上舍一形,下舍一念故也。善导总云‘念佛往生愿’,则其意周。所以者何?上取一形,下取一念故也。”

又,文殊授法照言:“经虽有一念十念之文,可云‘念佛往生’也。”念佛者,即为往生之法,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然则名号之体,全不应有一念十念算数者也。一念十念之数者,且还机情所论也,全是不干法体之法门也。本愿“十念”,愿成“一念”,思而应知焉。

凡往生者,初一念也。言“初一念”,犹是就机所论也,唯南无阿弥陀佛即往生也。往生者,则无生也,所遇此一法,且云一念也,归入三世常住名号,无始无终之往生也。

分别临终、平生,且约妄分机;南无阿弥陀佛无临终无平生,三世常恒之法。此乃出息不待入息,当体一念定临终也。然则念念即临终也,亦以念念即往生也,故释“回心念念生安乐”焉。

大凡佛法,当体一念之外所不谈也。当体一念之外更无所期,即云无后心,亦云无间心,是则三世一念之义也。总之舍离区区妄心,可为直视直念者也。

 

 

这一章是讨论“一念往生”与“十念往生”的关系。

 

问者执著于“一念”与“十念”的数字。一遍上人的回答是让大家离开数字之相,回归到六字名号的法体。如果我们念佛有所谓一念、十念,有数字相的话,那么一定也有时间相,从一累加到十、百、千、万,就有时间相;有累积相,也就是所谓功夫深浅、念佛多少、心清净不清净,还有平生、临终。但是,这些都是站在凡夫妄情的立场来讨论的。

 

就名号本身来说,没有所谓一念、十念这些数字上的差别,这些和法体都不相关;名号本身也没有所谓平生、临终,也没有所谓功夫好、功夫深、功夫浅。

 

所以,善导大师对本愿文的命名,总的叫作“念佛往生愿”。诸师叫“十念往生愿”,这个意义就不够妥当,不周全。为什么?如果叫“十念往生愿”,“上尽一形”就没有包含在内,“下至一声”也没有包含在内。善导大师说“念佛往生愿”,意义就非常周全,包含了“上尽一形”,也包含了“下至一声”,所以说“上取一形,下取一念”。

 

这当中更深的意义是指单以念佛往生,不以“念数”,不是数字的概念,单以名号法体达成往生,而名号的法体总括“上尽一形,下收一念”,都属于念佛。

 

再者,以佛法的教理来讲,所谓往生,就是无生,既然是无生,就没有所谓开始和结束。有一念、十念的数字,一定是生灭的,一定有开始,有累积。无生就是万法本来如是,哪里有什么开始呢?

 

所以,从真正往生无生的角度来讲,不可以立一念、十念。“一念”是在哪个角度说的呢?就是我们初遇这个法门,我们说“一念”。其实这“一念”不是时间上累积的概念,也不是数字上累加的概念,是一念归入三世常住名号。这句南无阿弥陀佛是无量寿,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打破三世时间隔别的概念,叫“三世常住名号”,也是“无始无终之往生”。所以,不存在所谓一念、十念。

 

“当体一念定临终”,“当体一念”就是当下这句名号,即是临终,当下这句名号也贯彻三世。

 

 

十七、来迎章

问曰:来迎者但局念佛乎?亦通诸行否?若云局念佛者,《观经》九品但说来迎;若复依之总通诸行者,来迎本愿偏被念佛之机?如何?

答曰:来迎佛者,万善圆备之佛体也。往生之机,亦即万善之体也。万善之外非有十方众生,故云诸行往生。诸行之外亦无机情,故总通九品诸善皆说来迎。虽然非云诸行本愿,言往生者,就机谈故,普以可云诸行往生也。

言念佛者,偏是生因本愿行故,来迎亦偏被于念佛之机。

故愿成就之文,普虽举于诸行,“一向”之言偏置于念佛一行矣。

名号是能成法,万法是所成法。若知名号所具万法者,诸行悉皆真实功德也;此是以诸行当体即非云真实,名号所摄,故云真实也。

所以然者,三福九品诸善皆是福业,而非出离要道,合会名号时自为正因正行也。

阿弥陀佛殊妙相好即是万善圆满之形也,极乐世界二报庄严并所成万法也。

故知称名即来迎,决定应有来迎;名号全弥陀故,称名之位即真实来迎也。

虽云来迎,非有往来,无去无来,不可思议不可得法也,故云“一坐无移亦不动”矣。故知无色无形,不可得法,即是念佛三昧也。

 

 

来问是说,临终佛来迎的利益是不是仅仅局限于念佛人?还是也通于诸行的行人?如果只局限于念佛行人临终蒙佛来迎的话,《观经》九品都说到诸行,临终都有佛来迎。所以,以《观经》九品来说,临终来迎就通于诸行行者。

 

可是,弥陀的本愿是就念佛人说“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”。《观经》说“光明遍照十方世界,念佛众生摄取不舍”,善导大师解释“摄取不舍”的时候说有三缘,这三缘唯局限于念佛。其中“增上缘”就说“众生称念,即除多劫罪;命欲终时,佛与圣众自来迎接”,显明“来迎本愿”是专门迎接念佛众生的。第十九愿虽示来迎,可是愿成就文说三辈皆是一向专念,这也说明“来迎本愿”是“偏被念佛之机”。这样,左右都觉得矛盾。

 

下面一遍上人回答,他先说,总的来讲可以说诸行往生,也可以说诸行有来迎。但这是站在往生者之机这方面来谈的,并不是说诸行就是本愿;如果就法来说,念佛本愿作为往生因行的话,来迎的利益是“偏”,“偏”就是专门被于念佛之人。也就是说,总的、笼统地、浅显地站在机的立场,可以说诸行往生、诸行来迎,但究其本质,只有念佛来迎、念佛往生。

 

针对这种情形,举出“三辈往生文”作证明。三辈往生文“普虽举于诸行”,总的看起来是说诸行都得以往生,诸行都有来迎。但是“一向之言”,就是“一向专念无量寿佛”,“一向”两个字偏偏都纳在念佛的前面。那就说明,从生因本愿来讲,往生和来迎都局于念佛。

 

接下来说明,之所以说诸行得往生、有来迎,是沾了名号的光,沾了念佛的光。诸行的当体,就它自身来说,是不蒙来迎、往生之利益的;而是它合于名号之后,名号是能成法,诸行万法是所成法。以凡夫来说,诸行本来不是真实功德,但是纳入名号之后就成为真实功德,所以才得以往生,蒙受来迎。

 

说三福九品为正因正行,也不是就三福九品诸善当体来说的,因为三福九品诸善只是福业。“合会名号时”,以回向发愿心等三心归入名号的时候,才说“一明三福以为正因,二明九品以为正行”,才成为往生的正因正行。正因正行具足,蒙来迎、往生的利益,也是因为归入念佛。

 

名号是一切万法的总体,一切万法由名号成立,所以名号是能成法,万法是所成法。就极乐依正二报庄严来说,阿弥陀佛殊妙相好是万善圆满之行;极乐世界二报庄严,这一切都是弥陀名号当中具含的内容,这一切皆是名号所成之万法。

 

来迎不仅偏被于念佛,在念念称名的当下就有来迎,所以讲“称名即来迎,决定应有来迎”。为什么?名号当体完全是阿弥陀佛。而且,名号比来迎的佛体以及我们所见的来迎的迹象更为本质。

 

名号跟阿弥陀佛之间有两重关系:一是名体不二,名号即是佛体,佛体成为名号;二是有能所的关系,名号是更深入究竟的一层,名号是所证之法,西方无量寿佛是能证之佛。

 

这里说到“名号全弥陀故,称名之位即真实来迎也”,从教理上讲确实是这样,道理完全如此。所以,当我们声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,当下就是弥陀来迎,不管见到没见到,显像没显像,都必然如是。所以,不可以日称数千万声,反而说“阿弥陀佛怎么还不来迎接我啊?”只是我们没有看见而已。真能这样了解之后,念念称名心里就安心了,就知道念念都有佛来迎。

 

好,南无阿弥陀佛,我们先到这里。

 

 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