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法音宣流】《念佛金言录》第30课:播州问答4(附读诵)

欢迎聆听  净宗法师  宣讲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 读诵
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学们好。《金言录》第69页。

 

十八、无相离念章

问曰:师常言“悟无相离念者,即是念佛三昧也”,其义如何?

答曰:《大经》说“住空、无相、无愿三昧”,则是名号也。

我等不修无相离念之观法,亦不成自性即佛之觉悟。底下具缚之凡夫,唯放下身心,依凭本愿。

一向称名,无我无佛,唯一南无阿弥陀佛也。岂是非自性即佛观,悟无相离念乎?

是以《观经》说“廓然大悟,得无生忍”矣。

故归名号一行,功德无不具足,“无上功德”之金言宁妄谈乎。

诚是他力不思议妙行者哉。

 

 

这一章主要是说念佛“潜通佛智,暗合道妙”。虽然念佛不讲圣道门那些很虚玄高妙的道理,比如开悟、无相、离念,但这些功能作用在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当中都全然具足。

 

对一些佛法的名相,各宗都有各宗的解释,有些大同小异。其中,净土门和圣道门的角度是不同的。比如,圣道门是靠自力破我法二执;净土门是归入这句名号,完全仰凭阿弥陀佛的愿力,虽然不讲破我法二执,自己也没有能力破我执、法执,但是自然有这种功效。圣道门是自力证悟自他一如的境界;净土门仍然是归到名号当中,显现自他平等。

 

同样是成佛,圣道门在秽土成佛,净土门是往生净土成佛。

 

同样是悟无生法忍,圣道门是圣者的证悟、自力的证悟;净土门是听闻阿弥陀佛本愿名号,信知必定往生,这就是无生法忍。《观经》说“豁然大悟,逮无生忍”,善导大师解释说“是十信中忍”“亦名喜忍,亦名悟忍,亦名信忍”。

 

圣道门说发菩提心,净土门也说发菩提心,既有同也有异。圣道门是在此土发菩提心,“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”;净土门是愿生极乐世界,以愿生心作为菩提心,因为只要往生极乐世界,自然可以度众生,断尽一切烦恼,证悟一切法门,圆成无上佛道。所以,经中说名号是无上功德,当然包含圣道门所讲的空、无相、无愿、离念等等,只不过净土门是从这句名号中得益,所以称为“他力不思议”。

 

 

十九、智者逆罪、愚者逆罪同异章

问曰:智者逆罪与愚者逆罪,为同为异?

答曰:以凡夫浅智难分别之乎。

空也上人释云“智者逆罪变成成佛直道,愚者勤行一念过成三途因”矣。

然则愚者所思功德,智者前逆罪也;愚者所思逆罪,智者前功德也。其理深远微细焉,我等愚痴身,争可分别之哉。

何况善恶二道,共非出离要道。但以作罪则受重苦,作功德则生善处,是故总劝止恶修善也。

然则善导大师释“不问罪福时多少,心心念佛莫生疑”矣。

总之舍于罪福、论谈智慧,不惜身命,唯须一向专称佛名也,是则顺次得脱要行也。

 

 

“顺次”,就是这一生了毕,决定往生净土,解脱生死轮回。“次”是接下来,次一生。还有“顺后得脱”,就是次一生未必得脱,要二生、三生、多生之后才能解脱,叫“顺后”。念佛往生是“顺次得脱”,不会等待多生以后的。

 

 

二十、生死涅槃章

问曰:“生死即涅槃”者,云何可知乎?

答曰:有心则生死道,无心则涅槃城也。

是故离生死者即离心也,离心者即无心,无心者即涅槃,涅槃即净土也。

然赞净土德释“无心领纳自然知”,判“未藉思量一念功”,或云“无有分别心”矣。

从起分别念相以来,迷于无穷生死。心是第一怨,缚人令至阎罗处,不可不慎也。

 

 

 

二一、远近二种对治章

问曰:总而佛法修行,有远近二种对治。于念佛一行,亦应用之耶?

答曰:最可用也。

所谓“近对治”者:正至临终时,正念翻妄心,成一心不乱,遂往生是也。

远对治”者:平生所作之业,必定临终现起;临命终时,始而舍焉最难,故须兼舍一切恶缘也。

故善导大师释“忽尔无常苦来逼,精神错乱始惊忙。万事家生皆舍离,专心发愿向西方”矣。

诚夫三界六道,有为无常境,一切悉皆幻化虚妄也。在此界中,思忆常住安稳者,譬如渺漫浪上,欲不动舟而浮;然此义不可也,平生最须舍离诸缘者也。

厌舍之中,苦易厌舍,乐难舍离。

若不厌乐,苦亦难舍。乐即苦因,苦即乐果故。

若夫苦乐俱舍,则为真实厌苦者哉。

释“人天五欲、放逸缚系等乐,虽言是乐,然是大苦,毕竟无有一念真实乐”也。

乐无别体,苦息为乐也;苦无别体,乐止为苦而已。

 

 

这一段是说关于念佛往生有两种人,一种人是“近对治”,也就是我们讲的“临时抱佛脚”;另一种人是“远对治”,就是平常早早作准备,不等待临时抱佛脚。临时抱佛脚抱住了,当然没问题,万一没抱上呢?因为我们一生的所做、所思、所想,我们的业力有惯性的力量,平常业力深重,临终是依据平常的业力,可能临终根本来不及,根本不可能,也没有因缘来念佛,这样就损失了,所以劝我们从一开始就要舍离世间的种种杂缘、恶缘。

 

人在世间,为什么对这些杂恶之缘不能舍呢?总想在世间有所安排,弄得舒舒服服,服服帖帖,很安稳了,然后说“我再来修行吧”。不知道这是永远没有尽头的,所谓“世间事,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”。

 

世间一切变动不居,无常。打个比喻,就像一艘船在不断涌动的水面,波浪不停,想让船保持稳定,怎么可能呢?它一定是随浪上下。船就是我们的身心,水浪就是世间万物生灭变动,我们的身心寄付在世间,当然是不安定的,所以要早点舍离诸缘。

 

或许有人讲“苦事、逆境很不舒服,我舍离了,但是安乐的境界不是挺好吗?”要明白,苦乐是相对而说的,互为因果。如果只是厌苦而贪乐,这不可能是真实的厌离。所谓真实厌离,是苦乐并舍。如果有这样的认识,自然就会厌舍诸缘,不会被世间苦乐无常的假相所迷惑。

 

 

二二、无贪乐受章

问曰:既《宝王论》云“一念弥陀佛,即灭无量罪;现受无比乐,后生清净土”,今何劝厌乐乎?

 

 

有人对这里讲的“无比乐”错误理解为世间乐了,说“念佛就是‘现受无比乐’,你怎么劝我们厌乐呢?”

 

 

答曰:此“无比乐”,世人谓世间乐也;不尔,即是无贪乐也。

其故:成决定往生机者,三界六道中,无可羡,无可贪。世世生生,流转生死间,悉皆受尽无穷苦乐,鉴照之则一切苦乐皆是苦也。

然则一切无著,则真实无比乐也。苦乐颠倒,如前应知矣。

 

 

 

二三、心境一体章

问曰:师常言“心外置境,止恶修善者,经无量劫不可离生死”,此义不明。念佛行者,念净土依正二报境界得往生,尔者如何?

答曰:是且示离念。心外置境起念实是迷也,离念独一则云本分;本分心田,曾无妄念。从起心境各别念想以来,流转生死也。若能缘心与所缘境,永各别者,实不可往生,绝能所位止生死也。任何教法,若入此位,则解脱生死也。

能所一体法,则是南无阿弥陀佛也。

 

 

这一章是大家容易疑惑的。有人说“净土法门本来就有个对境,以依正二报作为我们念想之对境,这样往生。可是师父您怎么总是开导说‘心外置境,止恶修善者,经无量劫不可离生死’呢?”

 

一遍上人回答说,这是告诉大家要“离念”。总之,佛法的大原则是泯绝能所之位而断绝生死。因为我们这一念妄想心分出了能所,才有生死轮回。本来我们心的本分是妙真如性,是不能分能所的,是万法一如的本来状态。可是一旦妄念安立,就有“我”“人”“我所”。“我”就是能,“我所”就是“我”周围的一切,这就分开了,有人我分别,有能有所。那么,要解脱生死,必须泯绝能所。

 

圣道法门证悟的诸法一如,也是泯绝能所这种情形;净土门是对愚者所说之教,或者说是普被三根,但是是愚者也可以行的教法。按照圣道法门的理解去修行,我们做不到,所以不妨心外涉境,比如说“有西方极乐世界,我们要往生”,但这是初机的说法,也是特别的方便而已。

 

如果众生仅仅有能往生的心,有一个愿往生的境,这样能所分别是不能断绝生死的,这之间一定要有某种契合,让我们泯绝能所,这样才能达成往生。不然的话,能是能,所是所,仍然是两个,怎么能成为一体呢?

 

圣道法门在解释净土的时候,为什么要说“唯心净土,自性弥陀”呢?这种理论是没有问题的,它也是要说明“西方极乐净土就在我心之内,没有能所,泯绝能所,来迎接我的佛是我自性的显现”,这样才能断绝生死轮回。

 

可是,这些对我们来讲都是大道理,不能落实。净土法门的特色是,泯绝能所就在这句名号当中,名号就是能所一体之法。也因为这个缘故,我们念佛,即使指方立相、心外立境,都不障碍。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“南无”是能归,“阿弥陀佛”是所归;“阿弥陀佛”是能度,“南无”的十方众生是所度,从而构成能所一体的南无阿弥陀佛。所以,我们这样念佛,完全抛舍众生这边,归入名号,这就是“如彼名义,欲如实修行相应”,这样最简单,也最直接。

 

好,我们先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