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法音宣流】《念佛金言录》第32课:播州问答6 (附读诵)

欢迎聆听  净宗法师  宣讲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读诵
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学们好。《金言录》第76页。

 

 

二七、离衣食住章

问曰:不离衣食住三,不可往生乎?

答曰:衣食住三,则三恶道业也。

求装衣裳,畜生道业;贪求食物,饿鬼道业;构设住处,地狱道业。

欲离三恶趣,可离衣食住三也。其离三者,离著是也。

然则勿于自求,应任天运也。

空也上人云“三业任天运,四威仪让菩提”矣,是则归他力行相也。

本来无一物,将求何事?万物如梦幻,勿生实有念。当舍离一切,归入名号也。

 

 

我们看得出来,一遍上人一方面极其推崇他力,完全融入名号当中,完全仰仗他力,不计“我”之心品善恶,这是他一贯的立场,但同时他对自己、对我们行者这边要求还特别严格。比如这里说“离衣食住”,就是我们的心思不要放在穿衣、吃饭、住房上。往往很多人说“念佛法门靠他力,吃、喝、住我操点心,问题不大”。一遍上人对自己、对行者要求很严格,不是让我们不吃、不穿、不住,而是不要在这方面花太多的心思。

 

同时,他认为上根的人可以在家念佛往生,下根的人要出家,要早作准备,要舍离万缘。这都是万全之策,每个人自己可以衡量。

 

他力名号固然是全仗弥陀愿力往生,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们要郑重其事,不能等待临终抱佛脚,应该早作安排,舍离万事,一心归命,不染世间。

 

我们身体的生命虽然免不了在世间应酬,也离不开衣食住,但是我们心灵的生命应该达遂往生,就是身在秽土,心在净土。

 

 

二八、平生临终章

问曰:正至临终,死苦所逼,病苦所逼,不能念佛,可损往生。人人疑之,为是为非?

 

 

大家都担心,正当临终的时候如果被死苦、病苦所逼,这时候不能念佛,那不就完了吗?就不能往生了。都有这个担心,这个担心正确还是不正确?

 

 

答曰:所行念佛者,佛护念力也;临终正念亦佛力也:于往生法者,一切功能皆是佛力法力也。

即今念佛之外,不可有临终念佛。临终平生,全非异时。前念是平生,后念是临终也。

故善导大师释“恒愿一切临终时”矣。

平生不进念佛者,必临终不行也。远不疑临终平生,可励念佛也。

 

 

舍现在的念佛,远谈临终,这属于戏论,也是没有究竟了解什么叫作“临终”。

 

平生、临终并没有差别,应该在当下一念念佛。现在能念佛,这就是临终;现在蒙佛护念,摄取不舍,一定会延续到所谓临命终时。这都是靠佛的护念力,不是自己的力量。所以,从现在念佛开始,时时刻刻念念,每天都是临终。

 

 

二九、法华名号一体章

或人问云:《法华》与名号,胜劣如何?

上人答曰:《法华》与名号,则是一体也。

《法华》是色法,名号是心法;色心不二,故《法华》即名号也,何可论胜劣乎!

故《观经》说“若念佛者,当知此人,是人中芬陀利华”矣。芬陀利华者,即是莲华也。

故《法华》名“萨达摩芬陀利经”也。

唯止邪论妄法,应一向念佛也。此善导和尚赞“人中上上人”也。

但以《法华》为出世本怀者,即经所说也。又云释迦佛,五浊恶世中,出世成道者,为说此难信之法,亦是经文也。

随机有益者,皆胜法也,皆本怀也。若无利益者,皆劣法也,亦非本怀也。

於戏!夫余经余宗,转昌转难。三宝灭尽之时,宁可论胜劣哉焉!

《大经》曰:“我以慈悲哀愍,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”

唯成法灭百岁时机,应一向念佛也。

 

 

因为我们一般人不善于闻法思维,所以对“一体平等之法”往往作分别思维,然后讨论胜劣,别起矛盾,构成障碍。如果了解《法华》和名号是一体的,还谈什么胜劣呢?应该止息这种邪论妄法,一向念佛。

 

再来,有这种比较,也是因为不了解自己的根机,不了解净土法门摄受的时代。像其他的经、其他的宗派,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昌盛,那是不可能的,只能越来越衰微。现在虽然拿来比较,说谁胜谁劣,可是随着时代往下延续,还怎么比较胜劣呢?就像春天百花齐放,可以比较胜劣;到了冬天,只有梅花独开,拿什么花跟它比较胜劣呢?都不存在。

 

应当想到我们是最下劣的根机,也就相当于法灭的根机,我们这样的人只有念佛,其他法门再好,我们也不得利益,那些对我们来说,既不是本怀,也不是胜法。这也就是加强机深信。

 

 

三十、祖师所立深奥章

 

 

这里讲的“祖师”是特指一遍上人。一遍上人所立的净土宗宗义,有经教证据的来源,也有弥陀示现的慈谕。

 

 

或人问曰:净土门学匠,流议区区焉。归依何所立,可得往生乎?

 

 

可见当时净土门相当发达,很多法师大德弘扬净土,都有著作,都有一些观点,各人有各人的角度立场,弘法各成兴盛之态。所以,后学的人都有点目不暇接了,到底听谁的呢?“流议区区焉”,有的这么说,有的那么说,有的说诸行是本愿,有的说诸行非本愿,有的说诸行蒙佛来迎,有的说唯念佛来迎,那就很多了。我们要听谁说的,才能达成往生呢?

 

 

上人答曰:异议区区焉,人我执情也。

 

 

如果听到不同的议论,这么说,那么说,这是因为各人站的立场不同、各人执著的见解不同造成的。如果回归到这句名号本身来讲,就没有异议。

 

 

南无阿弥陀佛名号,曾以无议。因兹往生一路,更不依议,唯依名号。然则止息是非取舍妄念,唯依名号,可遂往生也。

 

 

学匠、善知识讲一千道一万,都是引导我们归入名号。如果只是停留在语言文字上,就觉得像歧路亡羊,不知道往哪里走。但如果归在名号当中,这些都不成问题,不成障碍。所以,往生不是依我们的议论,是唯依名号,这倒是非常干脆,简单利落。

 

 

假令思惟法师所劝名号,若信“不可往生”;犹若称名号者,则可往生人也。

 

 

要知道,法师都劝我们称念阿弥陀佛名号,即使我们思维法师所劝的名号,但是心中想着“不可往生”,哪怕法师说得不对,或者我们理解得不对,可是我们仍然在称念名号,那就决定了我们是能往生的人。

 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 

 

所以者何?譬如以火点物,心念“勿烧”,口言“勿烧”,不依此言,不依念力;火之自性,而能烧物。水能湿物,亦以同焉。

然则今此名号本然自性,能令往生。是故不依议,不依言,不依心,称则得往生也,是则他力不思议妙行也,谁不信之哉!

 

 

比如我们拿火点一张纸,只要点着它,就算我们心里说“别烧、别烧”,口中说“别烧、别烧”,它会不烧吗?它照样烧,不依我们的语言、念头而改变,因为火的自性就是燃烧。

 

六字名号是阿弥陀如来的慈悲之火,我们只要口中称念,愿往生,就如火必然烧物一样,自然能往生。

 

所以说“不依议”,不依你怎样议论、讨论;“不依言”,不依你怎样的言语;“不依心”,也不依你的心,或者这样想,或者那样想:这些都是众生这边的妄执,都是无常虚妄颠倒之法,不起作用。名号是真实之法,只要口称,以弥陀本愿之力自然牵引往生净土。

 

有人会问“他不信佛,他念佛也能往生吗?”所谓不信,并不是真不信;所谓信,也不一定真信。在众生这边讲信和不信,都没有真实的。

 

如果不信,谁会讨论这个问题呢?他都没有往生极乐世界的想法,他会跟你讨论这个问题吗?他来讨论,就说明他相信有极乐,愿意往生,但是对名号存有疑虑,或者对自己的心这边,对自己安心不安心等等产生疑虑,那我们就跟他干脆彻底地说“但以称名,决定往生”。

 

还有些人,他们没听过教理,无所谓信,也无所谓疑,就是念佛形成习惯了,这样的人决定往生。

 

我又想起悟真寺的净宽,他一天到晚都在念佛。一般人认为精神不正常的人,你跟他讲信讲疑,那真是笑话,怎么可能的事?但是他就喜欢念佛,一大早就在马路上念,见到人就念。像他这种情况,决定往生。

 

 

总而自力我执时,憍慢心起也。所以者何?“我能学之,我能行之,我能出离生死。如是思惟故,智慧增进,行亦增进。不可有如我之智者,不可有如我之行者”,妄念炽盛而自贵贱人也。

若归依他力称名,无我无人法,故无憍慢心,亦无卑下心也。放下身心,更无我他彼此人情。田夫、野客、尼入道、愚痴、无智,平等而得往生之法,是名他力妙行,此偏他力所致也。

夫我法门,阿弥陀佛口传也矣。年来修学净土法门,十有一年焉,总以不习失于意乐者哉。

 

 

一遍上人说他之前学了十几年净土法门,但是没有透达净土的教理,还是注重意乐这方面,在自己的心意乐这方面琢磨,还不能完全归入他力,总有自己心的一点影子在。

 

 

然阿弥陀佛示现云:“不可有心品分别,此心善时恶时俱迷故,不成出离之缘,唯南无阿弥陀佛之往生也。”我从此时,放舍自力意乐,领解他力深意。自尔以来,窥善导释义,一文一句,无非名号功能焉。

诚夫,三昧觉王弥陀如来,本誓至重矣!和光同尘,今也不忘其往昔,而示本愿深意,可谓愿王直受法门也焉。既是证诚念佛故,可仰可信。

其谁人可疑我家法门哉?机教时乖,难修难入。今此念佛一门,诚是时机相应宗也。

唯须放下诸缘,一向专称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 

一遍上人说他所学的净土法义,既有经教的传承依据,也有弥陀觉王的示现开示,所以无可怀疑。他等于是从阿弥陀佛愿王那里直接禀受法门,而所谓禀受的法门,也不离三经经教,是证诚三经所说之念佛,所以“可仰可信”。

 

 

三一、一代圣教所诠章

问曰:一代圣教所诠,可云唯是名号耶?

答曰:一代圣教,所诠唯是名号也。

故《观经》说“持是语者,即是持无量寿佛名”付嘱阿难。

亦《小经》说“难信之法”付嘱舍利弗。

复《大经》说“乃至一念无上功德”付嘱弥勒。

因兹天台释“诸教所赞,多在弥陀,故以西方,而为一准矣”。

善导大师释“是故诸经中,广赞念佛功德”。

须抛于诸余万行,归于名号一法者也。

然顷学人偏好学解,而曾无行称名矣。是恐如“为千金券契,不取其金”。犹若“日夜数他宝,自无半钱分”也。冀学者须留心思量之者也。

 

 

既然一代圣教所诠都是名号,我们就可以专修称名。一切万行虽然殊妙,但是都指向称名。我们做不到难行道,但是能一向专念,就可以总摄一切万行功德,所以也不需要修难行道。

 

我们学习经教的目的是依教起行,不是为了显示学问,或者徒逞口辩。如果只是偏好学解,无称名行,这样就好像数他人之宝,自己没有半分钱一样。

 

“播州问答”是对前面第二部分语录的系统总结,内容跟前面差不多,但是系统化、条理化了。所以,如果两者对比的话,前面没有理解到的,或者有盲点的地方,可以通过看“播州问答”深入了解。

 

一旦编入系统之后,意思就更加明确。前面是一条条的法语,互相之间的连接可能不那么紧密,只是读一段理解一段,或许会有偏差;如果放在条目章节之下,在一种前后次第关系当中,理解起来就更加精准。

 

另外,既然编排成条目,一定有内在的逻辑关系,希望同学们把这三十一章作一个分科,把它们列出来,这可以作为作业。我简单做了一个表格,等大家做完之后我们再交流。

 

好,谢谢。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 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