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语音读诵】《念佛金言录》第34课:镇劝用心 (附读诵)

欢迎聆听  净宗法师  宣讲

欢迎收听  佛明  读诵

 

南无阿弥陀佛。

同学们好。《金言录》第83页。

 

三、镇劝用心

证空上人 作

《念佛金言录》后面附录的这几篇,《一枚起请文》《镇劝用心》《白木之念佛》《自然法尔章》,它们的内容毫无例外都是依据善导大师的“称名正定业”,和前面一遍上人的表达都一样,显明大家都是完全遵从善导大师对弥陀本愿的解释,所谓“众生称念,必得往生”,让我们全然仰赖这句名号往生,而不在自己这边寻求出离之缘,也就是无我,归命于佛。

 

我们来看:

 

1睡而明一夜,报佛酬因之榻即明;觉而暮一日,弘愿内证之里即暮。

2根力顽莫生却虑,佛摄下根之誓已成;行业乏莫致狐疑,经要十念之言是验。

3急励乎喜,正行精进故;

懈倦乎快,正因圆满故。

4徒论机善恶,不忘于正觉之强缘;益搁自堪否,可仰于深重大悲耳。

(《大正藏》八三.四○五下)

 

 

就像后面注文所讲的,这是日式中文,所以看起来不太好懂,但多少也能猜到。

 

“睡而明一夜”,就是从我睡下去到第二天天明,这不是过了一晚上吗?

 

“报佛酬因之榻即明”,我是睡在竹床上、木床上吗?不仅仅如此。“塌”就是床榻。我睡的床是什么呢?是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是报佛,报佛是酬因地本愿摄取念佛众生不舍的佛。

 

我是一个念佛人,即使晚上睡觉,阿弥陀佛也对我摄取不舍,也没离开我。所以,我睡在床上,等于睡在报佛摄取的床上。早晨天亮我起床了,等于佛也随我一道起来;晚上睡下去,等于佛也守候在我的旁边。他是要说明这重意思。

 

“觉而暮一日”,“觉”是早晨,“暮”是晚上。从早晨醒来之后,一直到晚上,这不是过了一整天吗?作为一个念佛人,在一天的念佛生活当中,外表或许在东奔西走,忙忙碌碌,但是内心蕴含的是弥陀的名号、弥陀的慈悲,这叫“弘愿内证之里”,“弘愿”就是这句南无阿弥陀佛。也就是说,这句名号伴随我一天,从早晨天亮一直到天黑。

 

总之,这两句是说不管白天还是晚上,我都活在弥陀摄取的光明当中,都有弥陀的名号救度给我安慰,阿弥陀佛与我日夜不相舍离。

 

“根力顽莫生却虑”,我的根机虽然顽劣,但是不要因为这一点就感到恐虑,就后退。一般人会想“我罪业重,修行浅,福德不够,没有智慧”,这样就会退心,往后退。“却”是“退却”的“却”,“虑”是“疑虑”的“虑”。“像我这样的,阿弥陀佛还要我吗?我念佛还能到净土吗?”虽然根机顽劣,根力劣,但是不要生却虑之心。

 

为什么?“佛摄下根之誓已成”,阿弥陀佛摄受下根众生的誓愿已经完成了,就是第十八愿“唯除五逆、诽谤正法”。连五逆、谤法的众生都摄取救度,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被佛的誓愿抛弃,没有这回事,佛的誓愿已经成就了。

 

“行业乏莫致狐疑,经要十念之言是验”,修行作业不是很精进,成绩不是很好,叫“行业乏”,“乏”就是缺少。一般的人会想“我念佛也不多,功夫也不深,持戒也持不了”,这么一想,就担心了,“这样还能到净土吗?你看人家精进的,一天念三万、五万,少的也有一万、两万”。

 

就算行业不精进,不努力,也不用怀疑。为什么?“经要十念”,“要”字应该读“ yāo“,是动词。这跟上一句是配对的,上面是“佛摄下根”,这里是“经要十念”。“经要十念”就是本愿文里说的“乃至十念”,是佛跟众生的要约,约定了“上尽一形,下至十念”都决定往生,如果做不到这一点,法藏比丘就不成佛。而“经要十念”这句经文已经证验了,阿弥陀佛已经成佛了。

 

行业再贫乏,总不至于没有一念、十念。所以,阿弥陀佛说“乃至一念,乃至十念,必定往生”,这是灵验不虚的,不用担心。

 

第三段也有两句。我们平常人总是两种情形:一是发道心,努力修行念佛;第二,有时候懒洋洋的,提不起精神。在这两种情形下都要安心。

 

“急励乎喜”,这时候心勇猛起来了,感到很欢喜,也为自己庆喜。为什么?“正行精进故”。“正行”就是往生极乐之行,这里讲的是特别指五种正行当中的“称名正行”,也就是“正定之业”。在正行念佛当中精进不懈,这值得庆喜。

 

“懈倦乎快”,现在懒洋洋的怎么办呢?人的体能、心情总是有高有低,有时候就有点懈倦之心,这时候是不是就担心,怕不能往生?不是这样的。“懈倦乎快”,即使一时疲劳懈倦,也仍然感到安慰。这个“快”,不是说因为自己懈怠而感到快意,而是说即使这样的众生,阿弥陀佛仍然有不舍的慈悲,所以心中感到有安慰。

 

“正因圆满故”,所谓“正因”,就是一念归投阿弥陀佛,念佛愿往生,这时候往生之因就已经达成了,这叫“正因圆满”。

 

“正因圆满”和“正行精进”,这两个词很好。在“正因圆满”的前提下,我们就会随分随力地“正行精进”,多念佛。但是,念佛多少是有分限的,精进勇猛念佛的时候固然欢喜,一时懈倦的时候也不觉得有欠缺,往生仍然是安定的,所以叫“正因圆满故”。

 

第四段,“徒论机善恶,不忘于正觉之强缘;益搁自堪否,可仰于深重大悲耳”,前面之所以根力劣可能会生却虑,行业乏或许会有狐疑等等,或者说急励、懈倦有不同的心境,这些情形都是因为在众生的根机这边论善论恶,这是没必要的,往生极乐要盯住弥陀的誓愿。

 

所以,不可以“徒论”,“徒”是徒然,徒然讨论“我的根机是不是贤善?是不是恶劣?是精进还是懈怠?”要知道,一切众生之往生,决定于阿弥陀佛正觉之强缘,不要忘了这一点。

 

“堪”是能够,“我能不能精进?我能不能做到哪个程度?”这是自力的想法,应该把自己根机这边能还是不能搁在旁边,完全仰凭阿弥陀佛的深重大悲。也就是一向念佛,从晚上天黑到白天天亮,从白天醒来到晚上睡下,随分随缘,尽心尽力,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。

 

即使根机再差,也觉得往生有分;即使行业再少,也知道往生决定。精进之时有庆喜,懈倦之时仍有安慰。这样过念佛的日子,不是非常轻松自在吗?这就是纯然忘我的念佛。

 

“镇劝用心”是日式中文,所以我们只能猜,就是劝我们众生念佛的时候应当有正确的安心,心该怎么用。我们看“注”。

 

 

此《镇劝用心》之文简洁扼要,意味无穷;可谓弥陀弘愿之心要,他力念佛之精华,安心之极致,化用之良方。

此文分为四段,其所显示者:

第一段,生佛不二,机法一体;

 

 

专修念佛之人,白天、晚上阿弥陀佛都摄取不舍,晚上睡觉是睡在阿弥陀佛摄取的床上,白天行走是行在弥陀弘愿的名号当中,这就叫“生佛不二,机法一体”。

 

 

第二段,第十八愿,圆满成就;

 

 

第十八愿是摄受下劣根机的众生,所以说“唯除五逆、诽谤正法”。另外,也是摄受那些修行不能精进的,所以说“上尽一形,下至十声”,说“乃至十念”。既然本愿已经成就了,我们就不必有任何担心,根机再顽劣,行业再贫乏,都是弥陀本愿怜悯、救度的对象。

 

 

第三段,业事成办,安心满足;

 

 

因为有阿弥陀佛的本愿可以依靠,所以一心归命,一心称名,往生决定。这样,不管是精进还是懈倦,内心都是安心满足的,往生之业事已经达成了。

 

 

第四段,不顾自身,唯凭弥陀;

 

 

不管自己的善恶、智愚,这一切都不论,唯仰凭阿弥陀佛。

 

 

然此文乃“日式中文”,故有人不易领会,试解译如下:

 

 

下面是慧净上人重新翻译的,翻译得非常好,一看就很好懂。

 

 

1一夜之眠,卧在弥陀救度之床;一日之醒,行在弘愿功德之中。

2根机虽劣莫顾虑,弥陀救度下根之誓愿已经成就;念佛虽少不须疑,大经乃至十念之约束已经灵验。

3努力称名可喜,念佛之正行精进故;懈怠疲倦亦快,往生之正因圆满故。

4莫徒然谈论自己是善是恶,而忘失弥陀无条件之救度;应舍自己能与不能之计度,完全凭靠弥陀深重之大悲。

又,小栗宪一法师将此文修饰成词赋的体裁,而作其所著《净宗教旨》的总结,文词雅丽,甚易朗朗上口,如下:

1睡去一夜兮,卧在光明摄取床;醒来一日兮,坐在常行大悲场。

2根机虽劣兮莫卑下,佛有拯救下根之大悲;行业虽疏兮莫疑虑,经有乃至一念之要文。

3称名可喜兮,佛恩报尽故;

不称亦喜兮,业事成办故。

4宜顾身之分限兮,

勿忽佛之冥见兮。

 

 

我们要了解我们个人的身份是有限的,不应当忽略佛的眼睛,佛总是看到我们,了解我们的情形和状态。

 

 

证空上人法号善慧,乃法然上人的上足弟子,可谓宿缘深厚,其来有自,有十一面观音示现之称。十四岁时即不肯接受戴头帽的成人仪式,而主动请求进入法然上人之门剃度出家。法然上人喜获麒骥,欣然为其剃度,提携膝下,亲自调教。其生性俊逸,慧解天然,一旦见闻,无不悉皆通达。亲炙上人有二十三年之久,具承法然上人的宗义;于善导大师之《观经疏》特别喜好,深加钻研,经常阅览,曾读破三部。法然上人撰述《选择集》时,负责勘文之役;并尝代替上人前往当时宰相藤原兼实的府第讲说净教。又曾为天皇、皇太后授戒,历代天皇曾先后赐以“弥天国师”“鉴知国师”等徽号;而此《镇劝用心》即是应当时道觉亲王之请所写。其德行学识之厚,深受皇室尊崇。

法然上人往生前曾交代弟子们,若于法义有不知,可询问证空上人,其受法然上人之器重可知。

其往生之正因满足,而正行亦精进,每日称名六万遍,虽至半夜亦不睡眠,晓更即起而暗诵法门、称念佛号,未曾懈怠。七十一岁时预知时至,于十一月二十六日早上即披袈裟,与大众同声读诵《阿弥陀经》,诵毕便敷演净土法门;之后于本尊前向西,念佛至正午,合掌端坐往生,灵瑞亦多。

其所创建之寺院有十一座,著述甚富,有百卷之多。弟子颇盛,皆各主一方。

 

南无阿弥陀佛。我们到这里,谢谢。

 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